在试图推进现实虚拟连续统一体的研究过程中,结合了跨媒介叙事作为实践,在各地展演相关作品的过程中,也在不断反思,形成了上一篇文章《跨媒介空间叙事》,但与赵卫国教授的共同中,意识到其中作为关键的“媒介空间”,并没能够给出一个具体描述,并且经过半年的实践与持续写作,特别受到《Hamlet on the Holodeck》(作者: Janet H. Murray,出版社: The MIT Press)的启发,偶然发现了一篇孤立的文章《大陆城市“数字沙漠”调查》,形成了稍稍有所进展的关于何为“媒介空间”的思考。

“今天的天蓝得好舒服!我在王府井”。这是一条带有地理位置的普通微博,人们对此早已司空见惯,根据新浪微博公布的数据,共有4.3万人在“王府井”签到过,相伴这些签到的,是6.8万条“热议”、4.4万张“热图”。对于这类热门地点,微博把一切相关内容都称为“热”真是一点问题也没有,但同样在北京市区,也有一些地点,方圆一公里也只有一两个人签到,甚至干脆一个也没有,它们是被互联网遗忘的角落——中国城市的“数字沙漠”。

今天的数字沙漠,新闻里说的,没人打卡的真实地点等等。推演一下就会发现,数字沙漠化是下一步,那些原来充满内容、人气等等的空间,因为技术而逐渐变回没人打卡的数字沙漠。年夜饭上,曾经我们聚集关系、内容、信息的空间就是这张圆桌。后来餐桌其实就数字沙漠化了,而那个充满内容、关系、信息的“餐桌”变成了今天的微信群了。混合现实其实是反沙漠化的现代良药。现在只是混合现实的婴儿期,才刚刚能够很简陋的看见数字世界,就像聊天的这个窗口,但“看见”数字世界这件事情其实在慢慢可感知的进化中,视频电话、体积视频(Microsoft最新出的Mesh服务)。

Mircosoft Mesh

我们的现实世界因为这些“看见”的技术的进步,逐渐在和数字世界混合中。现在大家只关注现实和虚拟的对立,更关注餐桌还是微信群的问题一样,但“看见”的技术早就开始在混合餐桌和微信群了。所以真正的问题不在于“现实”还是“虚拟”,“科技”还是“人文”,谁沙漠化了谁只是现在大家看着表象讨论的复古问题。而导致这个问题的“对立”其实正在被混合,真正的问题是,是再往后一步,未来那个融入了虚拟世界的现实世界而形成的混合现实世界里,我们需要如何做设计和艺术。

Milgram-Reality-Virtuality-Continuum

teamLab无界美术馆里的茶其实有点这个感觉,不是解决跟踪投影和形式表达的问题,而是这杯茶的现实属性与数字内容在混合后的调味问题。

teamLab, Tea Tree


不是讨论自然与人工之间的对立产生的问题,而是人工自然中的那些还是空的地方我们该如何设计。不是要不要造全息甲板的问题,而是全息甲板是个常识后,我们的设计方法、艺术理论、教育体系如何去匹配。
不管数字化还是非人类中心,其实都是很普遍的社会问题而已,“自然”还是“人工”罢了,是那个我们已经在初期,而且必然发生的人工自然里,有哪些问题需要被讨论。因为那里还是空荡荡的,不是没有问题,而是连需要提出问题的事情还没有。
要理解这种令人兴奋的混合带来的新体例和叙事乐趣,我们必须超越旧媒体强加于电脑的格式,并识别那些机器本身固有的属性。

发表评论